博瑞金融论坛—中国金融圈人脉社区

 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4197|回复: 1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[热点] 证券投资浮亏千亿,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将被监管调查?

[复制链接]

449

主题

722

帖子

5

精华

白银长老

Rank: 6Rank: 6

性别
保密
跳转到指定楼层
1#
发表于 2020-5-18 15:03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金融圈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博瑞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一整套“上市公司+PE”的操作手法,被“中植系”运用到了极致,目前,中植系染指的上市公司已多达20多家。然而,当资本市场潮水退去,庞大的“中植系”正在拉响警报。《财新》传媒旗下一篇关于中植的报道,让金融圈又炸了锅。其实报道里也有不少内容,但转载的重点就一句话“证监会正在排查中植系风险”。中植系,一个外界只能模糊的用“万亿级”来形容的神秘金融帝国;解直锟,一位潜行幕后、时不时让资本市场躁动的资本大鳄。随着当下风雨交加的大环境,这一庞大的金融帝国或即将揭开神秘面纱,控制人解直锟也正在被迫由幕后走向台前。
中植系再遭监管部门调查
据财新消息,北京证监局联合江苏证监局将对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进行现场检查,财新援引中植集团内部人士消息称,“检查通知已经下了,几家财富公司都在做准备了。”
中植集团5月12日发布声明,称“监管机构的检查是针对企业的普遍常规检查,并非专项调查”。
中植系四大财富公司分别是恒天财富、新湖财富、大唐财富、高晟财富,四大财富公司是中植系的命脉所在,以强悍的募资能力著称,是中植系进行资本操作的资金来源。
2014年到2016年前后,在信托、财富的助推下,中植系成为了“PE+上市公司”模式的超级玩家。
一方面大量受让上市公司股权或参与定增,掌握话语权;另一方面则以PE基金布局热门的未上市资产,以图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做高市值后离场套利。
恒天财富由中植财富控股持股45.1%为第一大股东,经纬纺机持股20%为第二股东。而中植财富控股为解直锟全资持有,股权层层穿透,解直锟为恒天财富实控人。




同样,新湖财富、大唐财富均由解直锟通过全资持有的中植财富控股控制,股权穿透后,解直锟分别持股47.03%、85%。
对于“中植系”融资端的风险,事实上监管早有注意。早在2016年7月,解直锟全资控股的中植资本便遭到江苏证监局行政监管。彼时江苏证监局称,2016 年5月11日至13日对中植资本进行现场检查,发现其涉及4项问题,包括子公司出资额、基金托管不符合规定等等。
同年5月,深交所下发对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中新融鑫、中新睿银的处罚通知。中新融泽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买入上市公司荃银高科股份达到 5% 时,没有及时向证监会和深交所提交书面报告并披露权益变动报告书,违反了相关证券法规。
而彼时穿透股权结构,这三家公司的背后实际控制人均为解直锟。
此次北京、江苏两地证监局联合进场再次检查,对中植系而言或是一记警钟。以预见的是,未来中植财富公司面临的监管压力将越来越大。
台前幕后
最近一年来,中植系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特别凶猛,把上市公司买成了白菜。
2019年4月16日,ST中南(002445.SZ)控股股东将其持有的25%股权对应的表决权、提名权、提案权等授予中植系的首拓融汇直至2021年。权益变动后,中植系成为ST中南的控股股东,解直锟成为实控人。
2019年5月8日,中植系旗下的红信鼎通资本通过拍卖获得了*ST美丽(000010.SZ)5.23%的股权,合计持有*ST美丽10.2%的股权,为第二大股东。
2019年6月20日,中植系旗下的中植融云、中植产投、丰瑞嘉华作为一致行动人增持*ST宇顺(002289.SZ)。增持后,中植系总计持有*ST宇顺29.19%的股权,实现控股。
2019年6月25日,宝德股份(300023.SZ)发布公告称,公司控股股东、实控人赵敏和邢连鲜二人拟将其所持约3161万股(占总股本的10%)协议转让至中植系旗下首拓融汇,转让总价为2.5亿。
2019年11月20日至12月13日,中植系用23天时间“闪电”收割了康盛股份(002418.SZ)、凯恩股份(002012.SZ)两家公司控制权。
2020年2月12日晚,融钰集团(002622.SZ)发布公告称,中植系旗下首拓融汇间接控制融钰集团23.81%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,解直锟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2020年3月16日晚,天山生物(300313.SZ)公告显示,中植系公司湖州皓辉将以5亿元转股债权认购天山农牧业新增的20,000万元注册资本,解直锟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。但交易因为中小股东反对而未能成功。
2020年4月16日,创业板上市公司天山生物公告,控股股东天山农牧所持股份已被司法冻结,原因是融资担保纠纷。自2018年跨界并购暴雷之后,天山生物已经连续亏损两年,官司缠身,直奔退市悬崖而去。
整体上看,中植系投资都是经营不佳、面临困境的上市公司,甚至很多已经被退市警告。
有钱就可以这么任性么?
但其实中植系也是有苦衷的。
比如凯恩股份,上市公司原控股股东将股份表决权委托给中植系是为了抵债;而康盛股份股东浙江润成将股票拍卖给中植系也是为了抵债;
收购天山生物虽然告吹,但收购动机还是为了抵债。2016年至2017年,“中植系”旗下融资平台润兴租赁向天山农牧发放了共计11.6亿元的贷款,目前业已处于违约状态。为了解决债务问题而策划的“债转股”。
冤大头都是中植系,只是身份由“债主”变成了“股东”。
2020年4月7日,中小板上市公司融钰集团公告收到应诉通知书,其全资子公司因逾期未支付采购款,被起诉索赔7300余万元。
不久前,“中植系”拿下了融钰集团的实控权——2月12日,“中植系”旗下的中海晟丰资本,通过子公司北京首拓融汇,与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广州汇垠日丰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(下称“汇垠日丰”)签订合作协议,取得了融钰集团23.81%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,解直锟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。
与天山生物类似,“中植系”虽没有出现在融钰集团的股东名单中,但多年来一直向融钰集团和融钰集团的大股东汇垠日丰输血。
早在2015年汇垠日丰以21.5亿元的对价拿下融钰集团控股权的时候,资管计划嵌套信托计划,幕后金主扑簌迷离。但融钰集团后来披露的相关公告显示,为这次收购输送弹药的正是“中植系”的融资租赁公司丰汇租赁。

也就是说,“中植系”接盘融钰集团,跟天山生物一样,实际上还是一起“债转股”。
在融钰集团的收购中,中植系也是设计了及其复杂的交易结构,以超过12亿的对价购买了市值6.8亿的股权。这个明显不合理的商业行为,业内解释为中植系的交易对手很可能是自己的“马甲”,“马甲”欠了银行的钱,“真身”就要帮忙还债。
上述事件都可以解释为,与中植系有债权和股权关系的上市公司,都已出现了现金流断裂或经营困难,需要中植系擦屁股。

雷声四起
中植系的A股版图,表面光鲜,其实已“千疮百孔”。
在中植系控制的8家上市公司中,已经有4家被“ST”或“*ST”。8家上市公司合计市值不过220亿元,2019年末净资产只有不到70亿,但当年净亏损却高达19.8亿元。
中植系控制的上市公司一览(单位:亿元)
在中植系参股比例超过5%的上市公司中(一共统计了16家),有7家已经被“*ST”,2019年合计亏掉了159亿元。在持仓标的中,不乏“*ST康得”和“*ST金洲”等造假明星及亏损大户。
中植系参股的主要上市公司一览(单位:亿元)
而根据《财新》的报道,中植系的证券资产已面临近千亿的浮亏。
“中植系”的这套体系曾在A股上叱诧风云:在信托、财富管理公司为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下,PE基金一面参与上市公司定增,掌握一定话语权,绑定上市公司,同时为套利做准备;另一方面则布局热门新兴行业的未上市资产。然后将资产注入上市公司,做高市值,“中植系”套现获利。可以说,“中植系”将“上市公司+PE”模式玩到了极致。
但当资本市场潮水退去,击鼓传花游戏没有了最后一棒,资产最后只能砸在自己手里。
一位管理着“上市公司+PE”产业基金的机构人士评价道,不能因为“中植系”出了一些问题就完全否定“上市公司+PE”模式。如果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好,装进上市公司的资产又没有长期价值,最后结果是螺旋向下,这有违“上市公司+PE”模式做强做大上市公司的初衷,爆雷是迟早的事。
据不完全统计,“中植系”著名的踩雷事件,还有康美药业浮亏约15亿,长生生物约2亿,东方园林约1亿,合计超过100亿。
金融潮水退去,暴露出中植系明股实债的本质,而其参股的上市公司在频频炸雷后,中植系不得不以股抵债,拿下多家上市公司控制权。
一边是“市值管理”的美梦已渐行渐远,另一边则是数以千亿的负债。
这次调查,对中植系会意味着什么呢?

点评

请看x.co/aau(网址) 看海外真实报道肺炎疫情,为自己您和家人在这大难临头时刻,掌握逃生的先机...... git.io/guuuu (网址)  发表于 2020-5-25 11:37
2014年,经历了很多,体会很多,我觉得有两句话对我启发很大,”性格决定命运,心胸决定格局“,祝愿朋友们2015年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,事事顺心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|博瑞九融

GMT+8, 2020-5-27 21:11 , Processed in 0.076420 second(s), 28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